虽然这一比重接近美英日等发达国家相接近

2021-01-21 19:25

经济之声:从2008年经济危机从2002年至今,中国信贷总量持续增加,信贷总量占gdp的比重从2002年的不到150%上升到了2012年的超过200%,基本呈现单边上升的趋势。为什么会出现这种上升趋势?

对外经济贸易大学金融学院兼职教授赵庆明表示,数据显示各级政府负债规模不小,但从全口径看,即负有偿付责任的部分,则符合预期。但是他认为,未来3~5年,地方投入将不小,而各项成本上升仅靠卖土地获得的收入已不会太多,可将一些商业项目卖掉变现缓解偿付压力。

马光远:当时在统计整体债务的时候,因为用的口径不一样,有些数字是需要估算的,这个数字本身有多准确没有太大意义。现在要讲这个数字本身说明了什么问题,说明了我们整体的负债率已经很高。要去纠缠数字的话,每个人的估算都不一样,每个人的口径都不一样,所以算出来的结果肯定不可能完全相同。所以我认可这个数字本身,我认为它说明了目前情况下,包括国家债务、政府债务、企业债务这类我们整体的负债率,整个经济的杠杆率已经太高,这个数字能够说明这个问题就可以了。

第二,信贷的机构要实行很好的甚至快速的调整,新增的贷款更多要投向那些真正能够产生收入,产生利润的存贷性的行业,包括能够解决大量就业的中小微型企业和三农领域。对已经产能过剩的行业要采取限制的措施,甚至要采取停止新增贷款的措施。这是第二个根本的措施,也是国务院总理克强总理反复强调的信贷总量的调整,结构的调整。

央行金融研究所所长金中夏指出,如果想解决目前企业债务率高、杠杆率过高的问题,公司自己可以用利润注资、可以吸引民间资本入股,也可以在股票市场增加融资。另外,银行信贷资产可以证券化,证券化后还可以债转股,想办法降低企业层面借贷资金的成本。

向松祚:关于中国经济体系负债总额有不同的估算,但是有一个基本的结论,就是这些年特别是2009年应对全球经济危机以来,我们整体的经济的负债率确实有大幅度的提高,总负债占gdp的比例按我的估算是220%,当然没有渣打银行估计的这么高。第二个特点是我们的杠杆率高,主要是非金融企业和地方政府的杠杆率上升比较快,国债的比例其实并不高。具体的分析,企业里主要是传统的制造业,特别是钢铁、煤炭、电解铝等十几个产能过剩行业,它的负债率高是一个重要的策略,所以这里一个基本的结论就是负债率高,反映在实体经济层面就是产能过剩,中国经济现在面临的核心问题,就是四个字:“产能过剩”。能否避免发生债务危机或系统性的金融危机,就要看调节的过程、途径和策略怎么选择,如果策略选择不对,有可能产生区域性的危机,如果调整的对,相信可以有效的把杠杆率逐步降下来,实现比较缓慢平稳的过渡。

据渣打估算,截至2014年6月末,中国金融信贷总额占gdp的比重已达到251%。估算的依据数据,包括对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社会融资总量数据、离岸跨境银行贷款和债券发行,以及财政部发布的债务数据所作的一些微调。对于251%这一数字统计口径是否准确呢?经济学博士马光远认为这个数字准确性无关紧要。

向松祚:这是一个增量和存量的问题。比如以前的贷款,它的贷款的合同里已经写明了贷款的利率,再去修改合同非常复杂,而且对金融机构有重大的影响。这个里有几个途径,第一个途径就是未来的贷款的利率,我们需要想办法把它进一步降低。最近从中央国务院到监管部门采取了一系列的措施,就是希望能够把市场的利率水平降下来,减轻企业的财务负担。

马光远:我觉得是一种经济发展模式的依赖,经济发展思路的依赖,对投资的依赖。多年来我们有一个大目标,就是gdp要增长多少,为了增长必须投资。但是为了解决债务问题,要把杠杆压低,结果一低,投资就下来了,投资一下来gdp就不增长了,不增长又开始投资,投资就得借钱,一借钱杠杆又上去了。所以我认为这反映我们经济发展模式的一个依赖,这是从投资角度来讲的。再从企业角度来讲,在扩张的时候它会借很多钱,但是它就要维持,因为资金链不能断。比如现在很多房地产行业面临的问题就是这样,2013年买了很多地,开了很多盘,现在要持续就要融资,融资很难,成本又很高,过去融资成本比较低,但现在的成本要高很多,所以杠杆是在加。这么多年,实际上没有真正的去杠杆,而是不断的既想抑制杠杆,一旦经济增长出问题又会加杠杆,所以目前的杠杆率越来越高,而不是在往下走。

据经济之声《央广财经评论》报道,渣打银行发布最新研究报告称,据渣打估算,截至2014年6月末,中国金融信贷总额占gdp的比重已达到251%。我们认为,虽然这一比重接近美英日等发达国家相接近,高于发展中国家债务水平。但是我们应该看到中国所有的信贷都来自于国内,中国不会受到外国融资条件变化的影响,中国的金融体系几乎没有贷款或其他资产的证券化,而中国国民储蓄率依旧很高,中国爆发债务危机的可能性并不大。

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、央行货币委员会原委员余永定认为,中国的债务形势依然是可控的。第一,中国债务对gdp的比显著低于世界主要国家;第二,中国是一个高储蓄的国家,中国有两万亿美元的净资产;第三,中国还拥有大量的国有资产。

第三,对于这些负债已经很高的,利息负担非常沉重的企业或行业,要推进它们的兼并重组,使得这些企业变得更加有效,规模更加合理。最近一直在强调要用中国市场的方式来兼并收购,包括通过资产证券化的方式,通过过桥贷款进行兼并收购,通过兼并收购提高企业的效率。有一些已经可能濒临破产的企业,它的债务可以转到比较好的企业去,它的产能、生产线、销售网络也可以整合到比较好的企业里面去。现在面临的障碍就是很多的企业还存在着侥幸的心理,特别是地方政府的保护主义倾向仍然比较严重,它不愿意接受市场方式的整合,这个观念必须要改变。只有通过整合,我们才能够提升企业的能力,也才能够化解某些企业还本付息困难的压力。

经济之声:渣打银行发布最新研究报告称,据渣打估算,截至2014年6月末,中国金融信贷总额(或债务)占gdp的比重已达到251%。但是业界普遍认为,尽管我们负债率高,但是中国爆发债务危机的可能性并不大,先来说说您如何评论251%这个数据呢?

关于6月末,中国总债务占gdp的比重已达到251%这一话题,经济之声特约评论员,中国农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向松祚对此进行解读。

经济之声:有观点认为其实债务具体数字不是特别重要,和美国相比我们国家还是以间接融资为主,目前最主要的问题按照目前的贷款利率。目前这些债务的利息也是非常高的,致使一些新增贷款也变成了还债的方式,因此,要降低债务水平,降低贷款利率也是非常重要的,您怎么看这种观点?